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油烟机 >
比较常见的
来源:http://www.lmmmm.cn 作者:河北省遵化市樟握纳商贸有限公司 - www.lmmmm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5-19 12:32 * 浏览 :

他,而立之年,有着令男士艳羡、女士倾倒的外表,他开的罚单很多女司机都乐意交,他帮过的旅客经常要求留个电话或者姓名,丢掉八千块钱的女失主前来认领时,见面第一句话不是问钱,而是对着他一个劲地夸赞:于警官,你好帅啊!

“我现在就是能拼、干劲足,但在为人处事上差了些。”如今于斌这样评价自己。他说,虽然挨骂受委屈,但觉得总有一天国家会让我们挺直腰板。话刚出口,他自己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“是不是特矫情。”

2010年大四,中文专业的于斌选择参加烟台省考回老家工作,“在菏泽上学,毕业肯定要回来,所以就选择了考公务员。中文专业能报的不多,当时看到机场公安文秘这个职位要一个男生,考虑到都是非公安专业的,应该竞争平等,就报了。”

原来,4s店能够读取车钥匙信息,每一辆进口车都有记录,通过插入车钥匙就可以读取。然而,于斌扣下的这辆宝马x5信息却读不出来。“最后确定是走私车,原本价值百万的宝马x5通过走私只花了16万元。”让于斌自己都觉得很巧的是,第二天,又一辆宝马x5套牌车被他抓了正着。“同事就说,豪车都让你给碰上了哈!”

难受了一晚上,也让于斌对交警这份工作有了新的认识:既然选择为市民服务,就该学着去理解形形色色的人。当事情触及个人利益时,生气发火也是人之常情。于斌说,如今,当他听到别人指责违章停车被处罚的人投诉不讲理时,反而特别想对这些人说一句,“要是事情发生在你身上,你也一样。”

于斌告诉记者,之前交警二大队的孙鹏给他们进行过培训,教他们如何识别假牌、假证。“比较常见的,比如新车挂旧牌,这种有视觉冲击力,易辨认,一般就是套牌。再有就是豪车挂外地牌照,这种套牌分大套和小套两种,大套就是一个牌照套好多个假的,小套则只套一个。”于斌表示,豪车挂外地牌照的套牌模式如今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当套牌车出现问题时,套牌公司将联系真正的车主出面解决问题。越来越常见的套牌现象,也是于斌“查豪车专业户”称号名副其实的一个原因。

儿子已经一岁了。于斌说,现在工作上受了委屈,回家抱抱他,就什么都过去了。

于斌曾经接连两天查处两辆宝马x5,一辆走私车,一辆套牌车。2013年8月份,同样是因为违章停车接受询问要求出示证件的宝马x5车主只出示驾驶证、却不肯拿出行驶证。“在批评教育下出示了,通过一些暗记发现他行驶证是伪造的,就把车扣下了。”于斌说,当时发现车前边牌子有问题,但具体说不清楚,此外车况很差,“按常理说,豪车应该保养很好,但那辆车看起来车里很脏,觉得不对劲。”于斌将情况向队里进行了汇报,“领导很支持,说可以到附近的宝马4s店核实一下情况。”

最终,于斌以0.5分优势险胜,综合排名第一,之后的体能测试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。就这样,他被成功录取,分配到了烟台机场候机楼派出所。一年后,2011年9月,于斌被调到机场交警大队,这一干便是三年。“文秘不应该是在办公室写个材料吗,来到这却成了一线执法了。如今巡逻、查车啥都能干,政工主任让写年终总结却写不了。”于斌调侃道。

路虎揽胜、宝马x5、沃尔沃xc90、奔驰slk跑车……这是于斌的豪车查处名单。“查了有十几辆吧,大队95%的豪车都是我查的。”说起查豪车,于斌坦言源于自己的“情有独钟”。“豪车本身就惹人关注,而且工作这么长时间发现在机场豪车总是有涉牌、涉证的问题,我个人又特别痛恨这种行为。万一撞了人,假牌、假证抓不到,受害者怎么办?所以逢豪车必查。”

妻子比于斌早工作两年,所以在生活上妻子经常以导师身份教育他。有时于斌和下属讲电话,妻子觉得她态度粗鲁了或者说话方式不恰当了,就会耐心教育,告诉他话该怎样说。一直以来,于斌对妻子的教育都心存感激,“一直是她在告诉我很多东西,工作上的经验,为人处事的道理,所以我觉得找同行挺好,可以有共同语言,互相帮助。”

三年来,他也收到不少投诉,有司机、乘客说他态度凶,回放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时,虽然自己觉不出来,但慢慢他也学着注意和控制。从两年前结婚并有了孩子,于斌就告诉自己:执法别太冲了,家里还有老婆孩子!他曾看过一篇文章,并被其中一句话深深感动:一个警察的牺牲,对单位来说可能只是一时的,因为马上就有新人填充,而对于家人却是一辈子的痛。

工作将近一年时,一天晚上10点,于斌例行巡逻发现有辆车横在机场候机楼前路中央,“车里没人,那时还没实行发放温馨提示卡措施,我就开了罚单贴在了车上,就走了,也没太在意。”就在他完成巡逻回到办公室时,被开罚单的车主却突然找来了。“一进门,就怒气冲冲问是谁给他贴了罚单。他说自己也是警察(后来脱警),还是副处级,说你这么个小警察,凭什么给他开罚单,算老几。”于斌说,就是这一番话,让他从警这么长时间以来,第一次开始质疑自己的选择和职业:我考什么警察、干什么交警?

他以三科总分78分的成绩位列笔试第一,比第二名高了6分,信心满满参加复试,却得知第二名是鲁东大学法学专业学生,口才极佳且在校担任学生会主席,危机感骤升。“学中文是被调剂的,文学不行。可能一套题,语言部分90分,我能得80分,作文60分,我最多30分。心想完了,这是要逆袭的节奏啊!”于斌说,更倒霉的是面试抽签抽到了1号,面试题目答得也是稀里糊涂,“让解释为什么很多人老是骑驴找驴,说一件把自己感动了的事……面试出来后,感觉手脚冰凉,我就抓着门外看考官的手问他,‘大哥,你觉得我能过吗?’”

他,就是有着“机场最帅男交警”之称的烟台市公安局机场分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于斌。

三年来,于斌已经记不清被车主、乘客骂过多少次。“习惯成自然”这话于他有着深刻的感触。“现在都习惯了,言语威胁、人身攻击,太正常了!”于斌说,毕业时他就告诉过自己,在学校和工作不一样,选择当警察更要做好心理准备,“所以一开始工作上有摩擦我都能接受,可那次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被骂,一晚上没睡着,泪水就在眼睛里打转。”

妻子是一名铁路警察,尽管是内勤,但在于斌看来,她干起工作来比他还认真。妻子所在单位只有她一名女警,因为有规定,特殊案件必须有女警在场,所以经常是晚上10点多正给孩子喂奶,便会被电话里的特殊情况叫走,夜里一两点才能回来。今年冬天,烟台的第一场大雪到来时,于斌正好休班,就开车送妻子上班。“中午还要接她,就直接在单位陪她没回来。”一上午,妻子不仅没开个小差陪他,反而让于斌帮忙整理材料一起干活。

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帅不帅的,一般吧,我就觉得和其他交警比,没那么凶神恶煞。”在妻子眼中,他孝顺、脾气好,了解他的长辈都说,脾气这么慢,能干好警察吗?然而,在他内心深处,也有着自己的遗憾和企盼。他希望老婆夸自己成熟,因为一直以来,妻子总是像导师一样教育他;他希望执法对象体谅警察工作,夸他执法文明,“被处罚心情不好能理解,可是不分青红皂白地被骂心里也难受。”